渣渣笑渣渣是个渣

喜欢痴汉的痴汉

【佐鸣】恋爱制杖的恋爱攻略手册 8

窝里蛋·火影痴迷少年:

 宁次存活注意




第八条、及时提高宠物饲养技能以免你的“羁绊”突然变形


 


  当天晚上,佐助接到了一个S级任务,被要求在七代目火影的住宅执行互为任务。佐助十分严肃,忍耐着急躁与不安,询问状况。来交代任务的人面露难色,表示是S级的机密必须您亲自去看。


  佐助当场嗑了三粒兵粮丸以弥补体力不足,一键换衣成为爱与查克拉的宇智波战士——串戏了,迅速穿戴整齐冲了出去。


  到了现场,佐助才明白为什么这是S级的机密,堂堂木叶村的七代目火影、第四次忍战的英雄如今屁股后面长出了九条毛茸茸、厚而长、橘红色的狐狸尾巴,半死不活地趴在床上,哼哼唧唧要吃拉面。正在照顾他的是小樱,坐在小桌前翻看着什么。


  “啊,佐助。”见他出现,小樱抬起了头。


  “鸣人怎么了?”佐助看了看鸣人“茂盛”的尾巴们,又看了看小樱。


  “啊……那个笨蛋,吃了不知道哪里的蛋糕闹了一整天肚子,不知道怎么的体内的查克拉燃烧殆尽,封印松动,长出了尾巴来。”小樱无奈地说,“真是个笨蛋,你好歹也要有点火影的自觉啊!不管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吃,如果是敌人送来的食物投了毒怎么办?”她数落起了鸣人。


  “都说了,不是哪里来的蛋糕,是佐助的哥哥带过来的啊!”鸣人抗议道。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就算是我和佐助送来的东西你也应该检查一下再吃,如果是佐助哥哥送来的就更不行了。”


  “为啥?”鸣人抱着皱巴巴的枕头问。


  佐助和小樱同时面露难色,拒绝回忆某一天鸣人出国外任务的时候,佐助和鼬刚好通过村内审核可以回归村子正常生活。宇智波的老宅被归还,兄弟两个站在家门口一看,嚯!杂草重生、池塘干涸、满地的灰!


  兄弟两个互相看了看,顿时面无波澜的一脸懵逼。


  虽然他们常年自己打理生活,但是外出做任务什么的对生活技能的要求并不是很高,所以想要清理这么大的宅子,一时之间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并且这宅子中尚残留着太多的记忆,动手收拾的时候一定会勾起很多伤感吧……


  正站在门口一筹莫展之际,早就得到消息的小樱和井野带着礼物过来拜访,在目睹了宇智波宅的情况决定对他们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并叫来了雏田、天天。


  女孩子们负责收拾屋内,闻讯赶来的小李、宁次、牙、志乃、鹿丸和丁次则被赶出去跟宇智波兄弟一起清理庭院。宇智波家的池塘虽大,但是许久无人打理、水道堵塞、变成了一滩几乎干涸的死水。当时,只见鼬吹出一个加大版豪火球将满是蜉蝣的脏水蒸干,然后志乃派出了虫子将堵塞入水口的植物清理掉,涓涓的清流便流了出来。


  然而,还是太慢了,池塘面积过大导致蓄水需要时间。众人正准备进行其他的清理时,宁次用白眼看见了墙外正在四处溜达的六代目,当场将其捕获,对着池子放了个水龙弹才给放走。


  对此,卡卡西表示幸亏当天被放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小李和宁次负责清理庭中胡乱生长的树木、鹿丸用影缚术操控丁次化身肉弹针战车进行草坪清整、牙被派出去购买生活必需品。总而言之,在友人们的努力下,宇智波宅重新回复了昔日的荣光。为了表达感谢,宇智波鼬作为在场宇智波中的长兄、在座之中年纪最长之人,决定亲自入厨以做回礼。


  不愧是宇智波一族也难得一见的天才,鼬做出了一桌造型精美、口味柔和、令全体人都觉得鸣人不在而去执行任务真是太可惜了的晚餐,然后当晚——木叶医院就临时多收了十名严重食物中毒的患者。


  天照煮饭,最是无情。色香味俱全,然而服用效果尚且成谜。


  顺带一提,佐助已经在鼬使用月读忽悠家中老公鸡产蛋的那一天起就获得了天照烹饪术的免疫——当然也仅限于不需要去医院的程度。


  也是从这时起,全十人都决定封印这段记忆并不准备告诉鸣人真相。


  就算是天才也不会十全十美,就让鼬的形象在鸣人心目中一直高大下去吧,那些不该承担的东西就由我们这些同伴来替你承担吧——因床位不足而不得不被摆放在走廊上躺成两排的十人签下了这个契约。


  这是同伴间一生的誓言。


  “总之!”小樱甩了甩头决定把这段记忆再次封印下去,斩钉截铁决定结束这段对话,“鸣人你在尾巴收回去之前都不可以吃拉面。”


  “诶!!!!!!!!!!!!”鸣人的眼睛变成了两个白圈,“为什么!”


  “那就交给佐助君了,千万不可以让他吃拉面,油性大的、难消化的东西也不行,饮食要清淡,可以吃粥和酱菜,蔬菜含水量大的也要尽量避免……”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番茄禁止。”


  身后的鸣人在吵闹哀嚎着试图向小樱阐述“论拉面对他心情的影响以及他心情的好坏程度与身体恢复速度之间的必然联系”,小樱微笑着语重心长脸拍了拍佐助的肩,在正式离开之前,留下了一句:“要加油啊,佐助君!”


  于是就留下了佐助与鸣人大眼瞪小眼。


  “那个——佐助——你——你坐。”屋里安静得尴尬,鸣人抓了抓头发,想要翻个身站起来……


  翻身这个动作本来是十分简单的,但是当鸣人把自己翻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形成了一个拱形,因为九条橘红大尾巴盘成了高厚的一团,把他的腰垫高了如同下腰。


  这种姿势对于任何一个忍者来说都不是难题,所以鸣人一用力,优秀的下肢肌肉和核心肌肉同时发力让他站了起来。九条憋憋屈屈地盘着的尾巴伸展开来,飘摇着把刚跳起来的鸣人又坠回了床上。


  尾巴太多太沉,且集中于下半身严重地影响了正常人平时的发力习惯,并由此引发了一定程度上的平衡问题,也就是鸣人现在这种状况,站不稳。


  跌在床上压痛了尾巴,鸣人嗷的一声翻过身来让尾巴们重新朝上散开,而后肚子不争气地高声叫了起来。


  尴尬,太尴尬了,尴尬得鸣人自己的耳朵发红,原本服服帖帖地垂在头发间的狐狸耳朵也啵地一声立了起来,然后沮丧地耷拉成了一对飞机耳。


  你是猫么……佐助叹气走了过去:“什么都没吃么?”


  鸣人把脑袋扎在枕头和棉被里,点了点头。佐助抬起了手,内心之中有一股洪荒之力在奔涌,忍者是能忍耐的人,他努力地忍耐住,只是揉了揉鸣人的脑袋。转过身去,走到了灶台前。


  虽然已经是火影了,但是由于鸣人还是单身所以拒绝了更换宅邸的要求而是继续住在原来的小公寓里,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冰箱和一个狭窄的厨房。


  地方太小了,房顶也低矮到显得逼仄。拉开抽屉,里面除了杯面就是杯面,冰箱里只有一桶快过期了的牛奶。


  “你,家里不会只有杯面吧……”佐助问。


  鸣人还趴在床上,但是从动作来看应该是点头了。


  佐助叹气,拉开门,吩咐房顶上的暗部去附近的商店买些米和基本的食物来,动作越快越好。而后他将鸣人家中黄铜的壶洗刷干净——壶底有一些白色的水垢,盛满清水,在灶上烧着。水开的时候,暗部忍者也刚好把东西买了回来。


  淘米、煮粥,看着坚硬的米粒在水中翻滚,变得柔软,直到开花。米的香气与热气在小屋中弥散开来,佐助把火调小,将买来的酱菜切成一口的大小堆在碟子里。幸好鸣人家里还有一些盆和碗,不然佐助都不知道要把粥盛到哪里。


  “喂,吊车尾,吃饭了。”他把食物放在鸣人的矮桌上,唤道。


  鸣人没动静。


  佐助走到了他床前,才发现鸣人已经睡得直流口水了,仔细看,他的眼睑下还有淡淡的青黑色。火影并不是什么轻松的职位,所要面对的东西远比少年时喊的梦想要多得多。佐助坐在鸣人床旁边,单手支着下巴,不知不觉盯着他脸颊上的胡须出了神。


  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佐助发现自己正在揉鸣人脑袋顶上新长出来的生着皮毛的、柔而薄的、有些微凉的耳朵尖。他忙像触电一般缩回了手,然后又推了推鸣人,把他推醒。


  “吃饭了……”鸣人恍恍惚惚地听见了佐助的声音,疲劳在四肢百骸间蔓延着,连动根手指都显得僵硬。他大概是闻着米饭的香气睡着的,虽然不如拉面啦,但是那气味仿佛有什么催眠的效果似的,而屋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也让他感觉到安心。


  他遭遇过几次暗杀,不过都早早地被屋外的暗部拦截住了,这也使得他不能完全安心入眠,因为他的生命已经不再完全属于他自己,而是将完全燃烧给木叶村。但是佐助在这里,一定不会有任何危险。光是这个认知就足以让他安心地闭上眼,混合着陌生而又熟悉的不知名的感觉睡着了。


  “吃饭了……”佐助又重复了一遍,桌面上的粥稍微凉了些,不过如今正是初夏时分,倒不会凉得很快,所以也没再次加热。他把鸣人从床上拉起来,带到了桌前。这次鸣人大概是多少适应了自己长了九条沉甸甸的尾巴的事实,能够良好地调整重心不会再跌倒了。


  两个人站在桌前,佐助先坐了下来,然而鸣人却一动不动。


  “不坐下是没法吃的吧……”佐助说,抬头一看,鸣人的脸上全是汗。


  “哦……哦!”鸣人迟缓地回答,慢慢坐下去,佐助眼看着鸣人的尾巴被压到了身下,然后鸣人唰地蹦了起来。


  “你不会是坐不下去吧?”


  “怎么可能!”鸣人努着嘴。


  一听就是在逞强,佐助决定看笑话。


  第一次尝试,鸣人用手托起全部的尾巴向后撩起来,在坐下的瞬间其中一根漏了出来被坐在了屁股下面。


  第二次尝试,鸣人努力向后把尾巴全部甩起,然后以极快地速度迅速落座,结果脚下一滑,翻天倒下又把尾巴压住了。


  “可恶,不过是区区尾巴!”鸣人头上青筋暴起,像是要与自己的尾巴较劲一般。佐助终于看不过去了,站到了鸣人身后,决定伸出援手。


  虽然只有一只手,不过优秀的忍者,即使是空袖管也要用给你看。佐助右臂从鸣人身后把九条尾巴搂住,手握住袖管环成一圈以免尾巴掉落。配合着鸣人的动作蹲下后,把乱糟糟交叉着的尾巴一条一条拉直。鸣人的九条尾巴是长成一圈的,所以先把偏下面五条均匀地拉开,摆成扇形,然后把剩下的四条也顺顺当当地摆在上面,终于把鸣人的九条多余的尾巴安置妥当。


  手感不错,佐助心想。


  “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鸣人吸溜了一口白粥,把酱菜咬的咔咔响。


  “连煮粥都不会的才比较奇怪吧。”佐助说。


  “你不饿?”


  佐助不说话,并不想跟鸣人说他出门前嗑了三粒兵粮丸,现在何止是不饿,如果来敌人还能分分钟把人打到起飞。


  见佐助不吱声,鸣人也干脆专注与吃上。早上一顿剧烈的食物中毒让他感觉几乎把去年吃的东西都泻出来了,整个人几乎虚脱,然而小樱说他肠胃脆弱拒绝给他提供任何食物(此处特指拉面),导致鸣人现在饿得快要吐魂。


  偶尔换换口味似乎也还不错,没多一会他就把一盆粥全部吃了下去。放下碗筷,才要往后仰倒,突然想起来尾巴还在后面,就只好向旁边倒去。


  吃饱喝足,困劲就开始上来了,收拾好桌子的佐助只好又把人提溜起来扔进了浴室里。听着哗哗的水声,佐助掏出了终端,清了一波体力,抽了一发十连。


  鹰小队已经集齐,全体双觉满破;大蛇丸日觉、月觉各一个,日觉的大蛇丸是如今这个把头发梳起来的……女性身体。


  他听说最近大蛇丸有计划进行科学单性繁殖试验,他觉得应该让鼬跟大蛇丸商讨一下,毕竟他哥已经成功地多次用月读逼迫家里的老公鸡下蛋,并且次次都是双黄蛋。


  佐助在心里客观地评价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算太黑,只是有特定非。大部分的稀有卡他还都起码入到一张的,唯独手上只有两张三星鸣人。即便如此,他也坚持把这两张卡各自日觉、月觉并送到满级,无视关卡要求,坚决担当队长。


  但就算再欧他也没抽到活动的SP鸣人啊!


  “啊,佐助,你也在玩这个么?”鸣人的声音突然从佐助身后响起,差点把他吓得当场掏出来手里剑,心中闪过无数个如何强行解释自己并不是为了抽卡而玩游戏。佐助认为自己的设定是一个沉稳冷静的成熟男性,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与这种满足未成年小忍者的游戏沾边。危机感让他的紧张得几乎瞪出了写轮眼,而鸣人则似乎完全没意识到似的把佐助的终端从他的右手中抽出来,直接点了个十连。


  完蛋了——三个大字在佐助脑海中回旋着,他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用让鸣人以为这是一场幻觉了。如果自己脸黑的本质被鸣人看穿了怎么办?如果鸣人的手气比自己还差怎么办?对,是时候——就在佐助写轮眼全开的一瞬间,鸣人咧着嘴傻笑着给他看了屏幕——三张SP鸣人。


  “嘿嘿,我手气一向超好的。”鸣人得意洋洋,九条沾满了水的湿哒哒的尾巴来回扑腾,溅了佐助一脸水。


  佐助面无表情地把终端收起来,摒神凝气,一脚把鸣人绊倒压在了床上。佐助的缺少的半条左臂被须佐的手代替,正拿着一条毛巾,右手一把攥住了鸣人的尾巴根,就开始擦尾巴上的水。


  “你干什么呢白痴佐助!放开我!”鸣人惨叫了起来,重要的尾巴被人攥在手里,完全忘了在佐助来之前他还在抱怨这九条尾巴让他出了一身的汗。


  “闭嘴,我把你尾巴擦干净。”佐助懒得理他,完全专注于这九条沾了水之后变成九根细棍一样的尾巴,“你不会想让你的尾巴把床全弄湿吧?”


  “哦……”鸣人又安静了下来,他并不讨厌佐助的触碰,只不过觉得被直接绊倒有点丢人。


  多余的水分被擦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佐助的手上又多了一个吹风筒。呼呼的暖风把他的尾巴毛一点一点吹干,九条细棍又再次变得蓬松了起来,甚至因为刚洗完而变得比先前还要大一些,橘红色的长毛又软又密。好不容易把九条尾巴全吹好,毛茸茸热乎乎地挤在一堆,鸣人的屁股后面如同开了一朵大花似的。


  鸣人在这近乎有些恼人的声音中再度昏睡过去,只是隐约感觉到好像被佐助搬到了床上,趴平。新长出来的部件被不断地抚摸着,说不上不舒服,又或者说很舒服,舒服得他再也没法集中精神,直接陷入了沉睡。佐助听着鸣人的鼾声,用先前吩咐暗部买回来的宠物毛梳替鸣人梳理尾巴上的毛。


  他的膝盖上放着一张白纸,把梳落的毛放在上面,没多一会就堆起了一小堆儿。他把那些毛拢好,用白纸仔细地包裹起来,收入了腰后的忍具袋中。


  正要站起身,他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因为鸣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死地攥住了他的袖子,扯都扯不出来。佐助多拽了几下,就听见鸣人模模糊糊地说:“佐助……别离开木叶……”


  佐助顿时觉得心虚了起来,即使有再多的理由,即使鸣人已经完全地原谅了他,他仍然觉得自己有无可饶恕之罪,那些过错不会因为鸣人的原谅而消失,留下的伤痕也不会因为所谓的羁绊而消除。


  他叹息地坐在了鸣人的身边,关上了灯。窗外的夜空幽蓝,有缺月挂在天边。


  佐助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就好像他没嗑那三颗兵粮丸似的。


  在梦中,他梦见自己无限地坠落、坠落,灼热而窒息。他深吸了一口气,发觉口鼻都被堵住了,他的肢体被万钧巨石压住,最后只能惊恐地睁开眼,发现……睡相过于糟糕的鸣人整个人头转了个方向,半边身子砸在佐助身上。而造成佐助窒息的原因,则是昨晚被他好好梳理的毛茸茸的九条尾巴全部糊在了他的脸上……


  “漩!涡!鸣!人!”佐助听见了自己脑中名为冷静的神经崩弦的声音,用一声怒吼划破了整栋公寓的宁静。


  蹲守在屋顶整夜的围观了全过程的暗部成员表示:“妈的智障。”


TBC


===============================


宇智波·帅不过三秒·佐助


我也不知道为啥写着写着就从欢脱跑向了搞对象


然后又从搞对象跑回了欢脱


万万没想到在撸靖苏的时候创造了无数BE的我居然会写傻白甜


以及港道理嘛,太子果然要长就该长一地尾巴,舒服,巴适,惬意【doge


【不说了精神病院要抓我回去了


总之是爆字数爆得很严重且犯病犯得很严重的一章_(:з」∠)_

评论

热度(312)

  1. 萌软煎炸大根根_GalaxyReal 转载了此文字